ilovefay_遥酱中毒

龙腾世纪审判 感想

我可能真的是受虐狂之类的,明明多里安和库仑的感情线又细腻又甜蜜,塞拉和卡姐的又可爱又单纯,我却偏偏对索拉斯欲罢不能。
思考原因的话,我觉得其一是慕强心理。索拉斯是神,是整个dai里唯一比审判者强大的存在(大概),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作为队友的时候让人安心,就算最后他穿着皮裤以一个boss的形象现身,他也让我感觉到平静又哀伤。他那么强大,又那么有病,然而只有他能救我,只有我能救他。
还有就是宿命感,dai里所有的其他队友,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和亲人,即使没有审判者他们也终有一天会与其他人相知相爱,只有索拉斯不同。他的心只像审判者敞开。他一个人孤独的走了几千年,不被人理解不被人知晓,他绝望了,他想要舍弃这个陌生的世界,这时他遇见了审判者,审判者改变了他的世界,他终于不再孤独,终于有人理解他接纳他,把他当作必不可少的同伴,甚至爱人。而对审判者来说,索拉斯何尝不是那个改变了他的世界的人呢?他是整个裂隙的导火索,也是他握着审判者的手封闭了第一个裂隙,那一刻,审判者的世界也改变了。是他引领者审判者到了天穹堡垒,是他让审判者变成了审判者,还是他,在一切结束后离去,又在审判者生命垂危时以敌人的身份出现,拯救了审判者最后一次。
审判者和索拉斯,他们就是彼此无法逃离的魔咒。审判者是索拉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珍视之人,而索拉斯是审判者即使自己万劫不复也要救赎的孤独的神。
这一切都太浪漫了!!!!!!!
说真的,我比较无法接受索拉斯的恋爱剧情,虽然他的亲吻最让我心动,可是作为男朋友的索拉斯实在是太渣了!!!然而索拉斯和审判者作为朋友或者友情以上恋爱未满的感觉我就超级吃,他们就该是这样的精神伴侣,也许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在审判者把索拉斯带回后的又许多年,审判者的肉身会消亡,他成为了一个灵体或者新的神,而索拉斯再也不需要害怕孤独的死去。

锤子那么硬,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上不了微博了,不知道是微博的问题还是台湾网络的问题●﹏●


江上未明(上)(江瑜X东方未明 )

这题目,其实挺直白的对吧?

虽然我没打圣堂线,但我也知道江瑜是个很坏的反派,但是反派不就是用来增加主角后攻的多样性的吗!

而且江瑜的立绘真的太可爱了!!

总之又是个冷CP自割大腿肉系列

ooc注意,这个江瑜有点污


要说东方未明在这个江湖上有什么害怕的人,他的二师兄荆棘算一个,再有一个,就是河洛大侠江天雄之子,江瑜。对于荆棘,东方未明其实早就已经是依赖大过畏惧了。可是对于江瑜,东方未明不得不承认,尽管他们有几百封信件往来,生死之交都叠了数层,他还是看不懂这个比自己小上不少的少年。即使已经成了武林盟主,和江瑜面对面的交谈时东方未明的心脏也会跳得比往常要快一些。

比如现在。

酒桌对面的少年正勾着嘴,眨着清澈的绿眼睛望着东方未明。东方未明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感觉自己是一只被猎人的弓箭瞄准的野兽。想让他不要盯着自己看,又觉得既然自己就坐在他的对面这种要求实在是没有道理,只能借着喝酒,举高酒坛阻隔江瑜的视线。

时间这个东西,在少年人身上留下的痕迹格外明显。东方未明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江瑜时那小子脸上还带着独属于孩童的稚气,个子也才到自己的下巴,声音也是清清脆脆的少年声线。而现在江瑜的面孔已经彻底褪去了少年的圆润,变得棱角分明,个子更是窜的飞快,隐约已经和未明差不多高了。这样的江瑜,对东方未明来说压迫感是更加的强了。毕竟这个人在还是个小孩子时就有把东方未明吓得说话都结巴的本事。

话虽这么说,东方未明还是十分信任江瑜的,再加上他自认为自己是少有的知道江瑜真面目的人,又比江瑜年长,在和江瑜相处时就总是会不自觉的逞强。因此,当江瑜邀请东方未明去酒馆,说是给东方未明庆祝的时候,东方未明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而现在东方未明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今天的江瑜不光眼神十分不对,完全没了平日里伪装出的纯良无害,充满了侵略性。而且江瑜似乎是铁了心要把他灌醉,东扯西扯一些有的没的,恭喜东方兄当上武林盟主啊,东方兄带领众人击败天龙教江某实在是佩服啊,说一句就要敬一坛酒。饶是东方未明酒量不错,几轮下来也有写晕乎乎的。江瑜看着这样的未明,微微眯起了眼睛。

“东方兄,你还记得江某第一次请你喝茶的事么?”

东方未明仔细回忆了一下,是有些印象的。那时他刚发现江瑜的另一面不久,对江瑜还是挺发憷的,想来那个时候自己一直是一脸肚子疼的表情,也是有点丢人。东方未明嘿嘿笑道:“那日我身体不适,让江兄弟见笑了。”

 “东方兄还记得啊。”江瑜勾起嘴角笑的很愉快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场景我也是永远都忘不掉呢。”

东方未明有点尴尬,暗道臭小子就知道记我的糗事,江瑜的下一句话却把他惊得全身僵硬。

“东方兄明明怕我怕的要命,却死撑着我和坐在一起,一直瞪着那双警惕的眼睛盯着我的样子,可爱的让我恨不得把东方兄吃掉呢……”江瑜笑吟吟的说道。

东方未明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结结巴巴的开口:“江兄弟,你、你在说什么?”

江瑜笑的更愉快了,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就是这个表情啊东方兄。啊,拜托东方兄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江瑜舔了舔嘴唇,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说:“我会兴♂奋的。”

东方未明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一根一根的站了起来,脑中有个声音在大喊:师兄救命这里有变态!!

“啊哈哈哈哈哈江兄弟我我我我我好像是喝醉了天色也晚了月亮都出来了今日在下就先告辞了我们信件联系改日再叙啊!“东方未明一边说一边蹦起来想要夺路而逃,却突然感觉脚下一软,又跌坐回了凳子上。脑中顿时警铃大作。

“东方兄,这酒可还对你的胃口么?”江瑜慢悠悠的起身走到东方未明身边,捏着他的下巴轻轻摩擦着。

“江瑜你!你小子给我下了软筋散?!”东方未明惊呆了,都忘了把江瑜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打开。

“东方兄可真是太冤枉小弟了,明明是你自己喝醉了才走不动路的啊。正巧,小弟在这开了间房,我这就扶东方兄去卧房休息。”说着,江瑜强硬的架起了浑身发软的东方未明,携着他往楼上走去。

他还开了间房——!他要干嘛?他要干嘛?!东方未明试图思考,然而酒的后劲儿上来了,让他的脑子和浆糊一样,竟忘了开口呼救。当然,堂堂武林盟主在酒馆大喊救命也太丢人了一点。服了软筋散的东方未明自然是挣扎不出江瑜的挟制,就这么被他半拖半抱的带去了客房,扔到了床上。

饶是脑袋里进了酒,东方未明也模模糊糊的知道现在的自己正将陷入一场可怕的危机,他看着江瑜磕磕巴巴的说:“江兄弟,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这是要干嘛?”

“东方兄真是不长教训啊,不是和你说了不要这么看我了吗?”江瑜嘴角还是勾着笑意,声音却低的危险。

“你……你……”东方未明真的有点害怕了。他一直看不透江瑜,不过他只有一件事很笃定,那就是江瑜这小子什么都做的出来!

江瑜的眸色变深了,他一边注视着东方未明惊惧的脸,一边跪上床,伸出一条腿跨过他的腰,双臂撑到了他的脸边,整个身体覆在了东方未明的身上。身下人的可怜兮兮的颤抖让江瑜的腹中燃起了一股欲火,并且以迅雷之势越烧越旺。他压低了身子,狠狠的吻住了东方未明的唇。

“!!!”东方未明感觉自己的的脑子轰的一声爆炸了。这是他的初吻!不对不对,不是这个问题!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江瑜是个断袖?!不不不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非礼了!

东方未明被吓到呆傻的青涩模样大大的取悦了江瑜,他在喉咙里轻笑一声,进一步将舌头顶入身下人的口腔里攻城略地,可怜东方未明刚把自己乱七八糟的脑子理顺就陷入了另一场混乱。江瑜的吻十分霸道,他的舌头卷着东方未明自己的舌头吸吮搅弄,还时不时往喉咙深处舔顶,东方未明避无可避,很快便被弄得连喘息的力气都失却了,只能无力的摇着头妄图挣脱江瑜的双唇。

江瑜直到东方未明的脸都因为窒息而涨得通红才离开他的唇。得到解放的东方未明立刻大口大口的喘息,他不是不想发火,更不是不想反抗,然而现在的江瑜身上散发的气息实在是太过危险,中了软筋散的自己肯定不是江瑜的对手,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只得好声好气的说:“江兄弟,江兄弟你冷静点,我不是断袖,你不要胡闹了好不好?”

“胡闹?”江瑜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他用早已硬挺的下身顶了顶东方未明的腰,看着东方未明瞬间僵硬的脸,江瑜心情又好了起来,他用自己的下体隔着衣服色情的磨蹭着东方未明的,低笑着说道:“东方兄这样误解我实在太让人伤心了,江某对东方兄可是一片真心日月可鉴。自从东方兄送给我那本《东方快弟》以来,江某可是每天都在想着能和东方兄行这鱼水之欢呢……东方兄,你送我那本书,难道不是在诱惑我吗?”

“胡说八道!你、你这个变态!”东方未明真的明白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黄书留着自己看就好了干嘛要送人呢!!送人就算了干嘛要送给江瑜这种变态小鬼呢!!可是现在由不得他想那么多,他自己被磨得也有了欲望,脸上染了红晕,呼吸声也渐渐急促起来。

江瑜满意的看着东方未明的变化,又一次用自己嘴唇堵住了他的嘴,吻了个昏天暗地。等东方未明被放开再次回归清醒时,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已经被脱了个精光。东方未明震惊了,江瑜竟然有这样的脱衣神技,这小子不得了啊,连陆少临都要甘拜下风了吧……为什么他这个时候要想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啊!再有点危机感啊东方未明!……可是有危机感也没用啊,现在人为刀俎他为鱼肉,真是怎么想都逃不掉。

而且,他对江瑜的吻,并不讨厌。

明明害怕,却总是一次一次下意识的亲近;明明知道他很危险,却总是不自觉的被他吸引。和他在一起心跳会变快,也许也不只是因为畏惧。

江瑜的双手正在东方未明的身上来回抚摸,嘴里不忘说着羞人的话:“东方兄,你真好看……肌肉的形状很完美,皮肤也好滑,真是尤物……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东方未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抬起手环住了江瑜的肩膀,迎上他惊讶的目光,红着脸咬牙道:“臭小子,要做就快一点!”

江瑜顿了一下,猛地把脸埋进东方未明的肩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

“痛!你干嘛!”东方未明倒抽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委屈。

江瑜在流着血的咬痕上舔了舔,接着顺着东方未明的脖子一路舔吻,移到他的耳旁。哑声道:“那小弟就不客气了。东方兄……”


未完待续

下章是肉

可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憋出下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好多粮(狼吞虎咽)


暗夜照荆棘(三)

听闻乐山大佛处有佛剑魔刀的下落,荆棘跃跃欲试。这等神兵器对刀剑双修的荆棘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荆棘认为,佛剑魔刀的消息在这个时候传入自己耳中,便是冥冥中注定它属于自己。此刀,他荆棘势在必得。正在荆棘准备出谷之时,一个束着高马尾的脑袋蹦到自己眼前拦住了去路,熟悉的声音响起:“二师兄这是要去哪呀!我也要去!” 出于习惯,荆棘没有多想便许了他随行。

但在从任剑南手中夺刀之时,他已经开始后悔了。他听到师弟在身后的惊呼,感受到师弟射到自己后背上的不赞同的目光,不敢回头,也不愿回头,荆棘只倔强的和任剑南对峙着。他听到任剑南对师弟的质问,问他到底站在哪边。该死。荆棘的烦躁简直想要马上揪着任剑南的领子和他打一场:不过是师弟的一个朋友,凭什么敢让师弟做出选择?!哪来的自信?!然而,荆棘早已在心中将自己判为输家。他知道自己的师弟有多么正义多么善良,又有多么重视朋友,自己的举动,与他的观念定是无法相合。

“我……”东方未明开口,声音满是犹豫挣扎。荆棘啊荆棘,从你下定决心选择这条道路开始,就该认清自己会孤身一人,你又还在妄想什么呢?

“我……我觉得,师兄说的有道理。”似是理亏,东方未明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直接恨不得是把字含在嘴里咽下去。眼前的任剑南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眼睛瞪得有些滑稽,而荆棘却没有余力嘲笑他。因为自己此刻的表情精彩程度想必与任剑南不相上下。

“师兄有事,做师弟的自然要帮!”他的师弟这么说道。

荆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东方未明的话,好像一束光,霸道而不由分说的洞穿自己内心的黑暗和酸涩。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嘴角上扬的趋势,差点要大笑出声。任剑南气的失了风度,咄咄逼人的指责东方未明,后者垂着头咬着唇不反驳,却固执以保护的姿态的站在荆棘身侧,不退一步。

荆棘早已听得不耐烦,拉着师弟便准备离开,谁想被走几步便被夏侯西门等人拦住了去路。啐,真是热闹,一群道貌岸然各怀鬼胎的东西。却又偏偏都是师弟的朋友,和他们刀剑相向师弟定是不愿的。荆棘正打算开口让东方未明先走,却没想到那个笨蛋想都没想冲到荆棘身前。

他道:“别伤我二师兄!” 。

看着少年的不管练多久的功都依旧纤细的背影,荆棘的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小子,是想让自己多失态才满意?自己哪里需要他来保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笨蛋!臭小子!可恶!手抖的都要拿不住刀了,都怪这个白痴师弟!明明下不去手,被四人围着却只守不攻,强出什么头!荆棘二话不说开了狂暴状态,暴击带连斩的打败了四人,回头见到他的笨蛋师弟坐在地上抬着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眸子里的委屈浓的要滴出水来。

荆棘觉得自己被萌到了。“萌”这个字他还是从小师妹口中听来的,他干咳了一声,问:“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我……我……脚好像扭伤了……” 东方未明郁闷的说。

荆棘有点心疼和内疚,但还是板着脸说:“啧,怎么这么不济事,我来扶你吧!”

“我……我……我好像两脚都扭伤了……”东方未明好像快哭了。

看着师弟委屈又因为害怕被教训而有些瑟缩的小表情,荆棘陷入了一个思考:他的师弟为什么这么可爱?于是两人沉默的对望了许久,终于荆棘在东方未明真的哭出来之前清醒了过来,他背过身蹲下,对他的小师弟说:“上来吧。”

而他的小师弟显然没有理解眼前发生了什么,只是呆呆的咦了一声。

荆棘不禁又气又好笑,自己在师弟眼里的形象到底是有多凶恶?他吓唬还在发呆的师弟:“再磨磨蹭蹭的,你就自己爬回去!”

“别……别丢下我!”少年喊着,拉住了荆棘伸出的手。荆棘轻轻一托便把他稳稳的安置在背上。

独属于少年人的体温穿透衣服的布料传到了荆棘的后背,温暖而鲜活。荆棘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师父更偏爱师兄,师兄和曹姑娘两情相悦,师弟更是朋友红颜遍天下,只有自己是一个人,一直是一个人。可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背上的人,他的师弟,为了自己可以退让正义的底线,为了自己不惜与朋友刀剑相向。直到今天荆棘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不顾原则的维护自己,站在自己这边。荆棘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自己背后的重量,踏实的让人整颗心都满满的。

回去的路很远,两人却一点都不着急。荆棘负着未明慢慢的走着,避免颠簸。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二师兄”

“嗯?”

“你身材真好,胸好大”

“……你想爬回去吗?!”

“师兄我错了!!不要丢下我!!!”


lofter万岁!!!大大们万岁!!!每天都有吃不完的未明受粮,好饱!好饱!~~~~


暗夜照荆棘 (二)

岁月如梭,转眼已经是东方未明拜入师门的第三年了。荆棘眼看着当年那个被自己随意搓扁捏圆的小少年长成了一个挺拔英气声名远扬的少侠(当然还是可以欺负)。和他走在城镇上,总是有乱七八糟的朋友和未明攀谈个没完,尤其是那个姓傅的酒鬼,动不动就把自家师弟往酒馆拉!还有那个任家的小公子,武艺不精非喜欢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偏偏对了师弟的脾气,两个人聊起来就没完!还有那个臭乞丐,每天去逍遥谷缠着小师弟给他做饭吃,真是不要脸!他以为逍遥谷的三弟子是他的厨子吗!!自己这个做师兄的都没怎么吃过师弟做的菜!还有那个姓陆的小白脸,那个小子最可恶!总是想把师弟往青楼带,三言两语就把师弟逗弄的面红耳赤!不安好心!就不该让师弟到处闲逛,都交了些什么朋友!逍遥谷引以为傲的二弟子,最近情绪十分暴躁。东方未明十分无辜的挨了不少揍,天天去找大师兄哭诉,被二师兄发现了又会被抓着变本加厉的“切磋砥砺”。

东方未明发现,自从曹姑娘的事情发生以来,二师兄比平常更凶了,自己被压迫的见着二师兄都想绕着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定要带二师兄去散散心!于是未明在一次任务完成后拉着二师兄去了酒馆,万万没想到在酒馆二师兄一言不合就和剑南兄他们打了起来,未明拉着二师兄劝架还不小心挨了几下,都快哭了,心想自己是哪根筋不对竟然会想出带着二师兄这颗霹雳弹来喝酒这个馊主意。总算是让二师兄冷静下来了,幸运的是剑南兄他们没有计较。可是傅兄说的话却让未明十分不安,二师兄有了魔障,自己又能帮到二师兄什么呢……不管怎么说,从今以后不管二师兄去哪里他都要跟着,总会有办法的吧!

 

 

逍遥谷的三弟子东方未明在少年英雄会夺得冠军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江湖,荆棘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师弟原来真的长大了,明明昨天还是那个被自己欺负了会哭的小孩子,转眼就成了武林中的佼佼者。可是他没有变,他还是会孩子气的和自己顶嘴,在自己作势要揍他的时候还是会示弱会逃跑,还是会去和大师兄撒娇。是了,无论东方未明变得多么耀眼,他永远都是逍遥谷的三师弟。荆棘啐了一声。一直以来,自己都生活在大师兄的阴影里,现在连师弟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甘多一些,还是骄傲多一些。啧,想多了心烦,还是去打师弟吧。

暗夜照荆棘(一)

没什么逻辑的文,与其说是文倒不如说是有时间顺序的段落集合,单纯是为了表达对荆明这对CP的爱,有点OOC




荆棘知道自己一向不是什么温柔的人。

可是从遇到东方未明的那天开始,他才知道自己不但不温柔,还十分恶劣。

荆棘第一次见到东方未明,十六岁的少年脸庞还十分稚嫩,眼睛亮亮的,头发高高束起,是个非常有精神的孩子。少年在厨房里翻翻找找,嘴里还碎碎念着些什么,要不是荆棘之前从老胡口中知道他有了个小师弟,这时候定是已经把这里面的少年当小贼了。这样想着,荆棘突然起了坏心眼。他跳入厨房,悄无声息的站到少年背后,持刀比在少年脖子上,阴沉沉的说:“别动,你敢轻举妄动,我就要了你的命。”

看着眼前的身体瞬间僵硬,想象着少年瞪大双眼满脸惊恐的样子,荆棘的恶劣因子开始不受控制的沸腾。三言两语间,少年答话的声音都带上哭腔了。荆棘心想,他这小师弟,实在是有些不经事,身为他的师兄,以后可要好好磨砺他一下,嗯,自己真是个好师兄。正当荆棘想收手的时候,大师兄和师父就出现了。东方未明眼角飙泪飞快的扑到大师兄身后,师父二话不说赏了荆棘一拳,荆棘和东方未明初遇就在这场闹剧中收了尾。看着躲在大师兄身后警惕着打量着自己的小师弟,荆棘莫名的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

就好像,心中有什么东西被填满了一样。

 

 

也许的确是第一印象太糟糕,那之后一段时间,东方未明每次遇到荆棘,都会变得警惕起来,眼睛瞪大大的,像是看到坏人的小狗,而荆棘每每看到这样的未明,就更控制不住欺负他的欲望,以切磋教导之名把自家小师弟打到眼眶发红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才罢休。说来也怪,不管之前心情多么不明媚,只要欺负了未明,就什么不爽都没了。荆棘越发觉得,这个师弟一定是老天送给他的宝贝。渐渐地东方未明胆子也大了,也意识到自家二师兄不过是嘴硬心软,下手很有分寸,就也开始慢慢的敢往二师兄眼前凑了,再加上有大师兄撑腰,入谷不到三个月,他已经敢和荆棘斗嘴了。当然,经常还是会遇上大师兄不在的时候,未明被荆棘追的满谷跑,一边跑一边哭喊“大师兄救命”,荆棘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追着,嘴里“嘿嘿嘿嘿”的发出邪道反派一样的阴笑。无涯子在一边乐呵呵的捋胡子,道年轻真好。

 

 

虽然嘴上总是喜欢教训未明,但是荆棘却从心里认可自己这个小师弟的。正直,努力,乐于助人。每日辛苦练功,实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进步着,同时还总往忘忧谷跑,和那里的神医学习医术,晚上回房,经常累的话都说不上几句就倒头大睡。荆棘看不过,一天晚上闯入未明的卧房,拖起瘫软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未明凶着一张脸骂他:“你这臭小子,总去学那医术做甚,觉得自己很闲吗?有那时间不如先把功夫练好,别每次都被我打成猪头!” 未明晃了晃脑袋,不知是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还是否定荆棘的话,他说: “师兄,当大侠,不就是为了伸张正义,拯救苍生吗?可是单凭武力能做到的事还是有限,若是我学好了医术,就能救更多的人啊。” 顿了一下,未明又笑嘻嘻的说:“而且,别忘了二师兄你前几天咳的停不下来,还是师弟我给你治好的呢!有我这样的师弟多方便啊师兄你说对不对~不过真没想到连二师兄这样的笨蛋都能感冒……呜!”话还没说完,就被荆棘赏了一个爆栗。荆棘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用逃跑一样的速度出了未明的房门。未明捂着额头目送着二师兄的背影,咕哝道:师兄真是不坦率。然后笑了起来。